www.246033.com
2019年一季度A股上市公司舆情榜
发布日期:2019-10-04 22:21   来源:未知   阅读:

  为了净化市场环境、保护投资者权益,助力健康发展的资本市场的培育,自2019年开始,大众证券报将在每个季末或下个季初,公布这一季度的上市公司舆情热度榜。榜单排名根据2019年1月1日至3月29日上市公司媒体稿件的综合热力指数制作。

  情况概述:今年2月,监管层公布了对同仁堂“蜂蜜门”事件的行政处罚结果,北京同仁堂蜂业有限公司因存在“用回收蜂蜜作为原料生产蜂蜜、标注虚假生产日期”的行为,被处以罚款1408万元,没收违法所得11.17万元,并被吊销食品经营许可证,五年内不得再申请。

  为此,同仁堂2月12日就此次事件造成的不良影响道歉,并宣布免去公司总经理刘向光、副总经理张建勋、副总经理宋卫清的职务。同日,北京市纪委市监委发布通告称,已对同仁堂蜂蜜问题14名相关责任人严肃问责。

  同仁堂“过期蜂蜜门”给300多年的老字号金字招牌“当头棒喝”。本次事件因销售退回、召回及停售瓶装蜜预提的费用、预提的跌价准备、上述处罚及预提补偿,合计减少同仁堂蜂业公司净利润11266.61万元,减少母公司净利润5778.65万元。

  情况概述:深陷管理层失联、立案调查“泥潭”的*ST毅达如今处境十分尴尬。由于公司前任管理层处于失联状态,公司现任管理层目前并不掌握编制2018年审计报告所需的公章证照、财务账册等资料,同时也不确定能否获取编制年度审计报告所需的公章证照、财务账册等资料及具体获取时间。

  在此背景下,*ST毅达如果无法在4月30日前披露2018年年报,公司股票将被停牌,并存在被实施退市风险警示、被暂停上市,甚至终止上市的风险。

  由于高管失联、控股权交接不畅,*ST毅达今年第一次股东大会由股东中证中小投资者服务中心、西藏一乙资产管理有限公司、倪赣召集,杨永华主持。而公司董事11人,仅1人出席会议;公司3名监事,无一人出席会议。本次投票结果显示,罢免7名董事等议案获99%的赞成票通过。

  情况概述:3月28日,派生科技停牌并发布午间公告,公司实控人唐军(未在公司担任职务)、董事长兼总经理张林、董事余军、副总经理兼董事会秘书晋海曼,因涉嫌非法吸收公众存款被公安机关采取强制措施,原定于当日举行的2018年业绩网上说明会推迟举行。

  该事件和互金平台团贷网爆雷脱不了干系——根据“平安东莞”发布的情况通报:团贷网涉嫌非法吸收公众存款,3月27日,团贷网实控人唐某、张某主动向东莞市公安局投案。为保护投资人合法权益,已对“团贷网”实际控制人采取刑事强制措施。

  资料显示,派生科技的实控人唐军还担任派生集团董事长、小黄狗董事长、团贷网创始人,而派生科技的董事长张林也是团贷网联合创始人,公司董事余军则为团贷网CEO。

  公司财报显示,2017年公司净利润4.87亿元,其中来自互金子公司的净利润达4.12亿元,这意味着团贷网对鸿特精密净利润的贡献率达85%。2018年公司净利润为3.66亿元,从营收构成来看,公司金融科技服务营收16.3亿元,占营业收入比重47.29%,净利润2.8亿元。

  情况概述:继公司在今年1月因信披违规被立案调查后,今年3月,天翔环境又有五名高管因为信披违规被立案调查,他们是公司控股股东、董事长邓亲华、总经理邓翔、公司财务总监娄雨雷以及副总经理王军以及公司董秘王培勇。

  公告没有具体透露公司涉及信披违规的具体事项,不过,此前公司保荐机构东北证券曾公布,截至去年9月30日公司控股股东非经营性占用资金22.84亿元。此前披露的公司财报显示,2018年公司巨亏超过15.97亿元,这也是公司自上市以来的首次亏损。

  3月26日,天翔环境公告称,因公司流动资金紧张,未能如期兑付“16天翔01”本金和利息,构成实质性违约。而此前公司预计,截至2019年4月30日,公司及子公司累计将逾期债务合计金额约16.33亿元,占公司最近一期经审计的净资产的90.28%。

  情况概述:3月18日,奥特佳公告,公司大股东及前任董事长王进飞私刻“萝卜章”借款纠纷案有了新进展,法院判决奥特佳及其他被告需对王进飞上述还款义务承担连带偿还责任,公司将可能承担3.55亿元的连带偿还责任。随后公司2018年盈利由3.84亿元下调为3380万元,公司收购国内赛思事项也被迫终止。

  回溯案件,王进飞与他人联合于2014年向刘斌借款5000万美元,未能如期归还。2018年3月,王进飞与刘斌签署借款补充协议,约定王进飞承担5000万美元中的3000万美元债务及相应的利息和违约金等。诡异的是,王进飞私刻奥特佳公章及法定代表人名章,冒用公司名义在补充协议上签字盖章,将奥特佳列为借款担保人。其后,王进飞仍无力归还借款,由此,王进飞和奥特佳被诉至法庭要求履行还款或担保义务。自去年8月,奥特佳就因相关借贷纠纷被司法冻结了三个银行账户,涉及被查封资产高达2.9亿元。

  情况概述:自2019年1月以来,高升控股多次披露公司存在违规对外担保和非经营性资金占用的情况,在深交所问询函的催促下,公司核实后公告,大股东及其关联方以共同借款方式形成的非经营性资金占用总额初始本金为37215万元;违规为大股东及其关联方提供担保总额初始本金为197946.42万元。高升控股大股东违规担保、占用资金的事项由来已久,此前多名董事、独立董事均不同程度发表对于大股东韦氏家族的谴责。

  违规担保事项持续发酵,因大股东及其关联方预计无法在一个月内解决违规担保和资金占用问题,高升控股被实行其他风险警示,自3月28日起简称变更为“ST高升”。

  高升控股运营情况也不容乐观,业绩预告显示,2018年公司净利润预亏15亿元至20亿元。值得一提的是,就在业绩巨亏的情况下,公司还闹出了10转10的“乌龙”高送转,引发市场一片哗然,也收到了深交所监管函。因涉嫌信息披露违法违规,公司目前正在被证监会立案调查。

  情况概述:今年以来,A股市场业绩地雷集中引爆,天神娱乐预亏78亿元,创纪录的商誉和投资计提减值成为A股市场“雷神”。1月31日,天神娱乐大幅下修业绩预告,将预盈0元至5.1亿元向下修正为预亏78亿元至73亿元。其中,公司计提多项减值准备,包括对企业合并形成的商誉计提商誉减值准备约49亿元等,合计计提减值准备约65亿元。

  对于大额计提商誉,深交所要求天神娱乐说明是否存在利用形成商誉相关资产进行利润调节,进行业绩“大洗澡”的情形。在回复中,天神娱乐否认通过大额计提商誉的方式进行 “财务洗澡”,并表示公司因自身及行业原因,遭遇多重困境。

  近年来,天神娱乐通过多起外延投资并购整合游戏娱乐行业,标的公司估值较高,并购产生的债务规模激增。公司原实控人、时任董事长兼总经理朱晔在2018年5月被证监会立案调查,之后公司出现债务违约、逾期与诉讼集中爆发等情况,债务风险凸显。

  情况概述:因买不起饲料“饿死猪”,“养猪第一股”雏鹰农牧今年一度在网络“蹿红”。1月31日,雏鹰农牧下修业绩预告,2018年度预亏29亿至33亿。对于业绩修正原因,公司表示,2018年6月开始,公司出现资金流动性紧张局面,由于资金紧张,饲料供应不及时,公司生猪养殖死亡率高于预期,致使生猪养殖成本及管理费用高于预期;第四季度生猪市场受非洲猪瘟影响,销售价格低于预期。

  在披露年度亏损30亿元的业绩快报后不久,公司14名高管集体“爽约”增持,一年前承诺增持不低于5亿元,实际增持却不足4000万元,承诺完成率不到8%。增持计划实施期间,仅大股东一人出手增持,且未达到增持计划下限。值得一提的是,拟增持的董事长侯建芳去年一度出现平仓风险,在抛出增持计划前后多次补充质押,另一名拟增持的总裁也遭被动减持。近日,侯建芳因平仓减持事项违反了不减持承诺,遭到深交所通报批评。

  情况概述:3月18日,宜华健康被媒体曝出实控人因配资炒票穿仓,遭资方曝光,受此消息影响,宜华健康股价大跌,媒体报道引得深交所连发七问,要求其说明是否存在配资情形。

  3月29日,宜华健康在回复交易所的《问询函》中对前述媒体报道涉及事项进行否认,称公司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或相关方不存在与第三方签订配资协议,或协同他人交易公司股票情形。同时,该回复函也提及了2018年底至2019年春节前,整体市场行情低迷,实控人寻找到持有宜华健康股票的深圳市前海安天诚投资咨询有限公司,请其帮忙寻找持有宜华健康股票的投资者,后其找到胡飞,两者与持有宜华健康股票的相关账户的投资者沟通,请投资者在短期内不抛售宜华健康股票,以达到维稳股价的目的,并基于自身股票增持的意向,实控人曾承诺按照其成本价回购股票。但实际控制人未与相关账户对应的股东签订协议,与相关账户不存在代持或授权委托关系。另外回复函还提及了宜华健康自2014年转型进入医疗行业以来现金流吃紧的情况:由于账面没有过多的盈余资金而需借助控股股东宜华集团的支持,2017年宜华集团向其提供20亿元整体授信额度,截至2018年末已向其提供2.58亿元(未经审计)资金支持。

  情况概述:*ST上普在2015年至2017年连续三年亏损,且预计2018年经营业绩继续亏损,*ST上普宣布将主动终止公司股票上市,这是继*ST二重之后,A股第二家主动申请退市的公司。

  *ST上普本次拟以股东大会方式主动撤回A股和B股股票在上交所的交易,公司大股东普天股份将向包括异议股东在内的公司其他全体股东提供现金选择权。

  据了解,本次现金选择权方案并非强制性交易,*ST上普的异议股东及其他股东可以自由选择接受或不接受现金选择权,也可以选择全部或部分申报现金选择权。无论*ST上普股东于2019年第一次临时股东大会中对主动退市相关议案投赞成票、反对票或者弃权,除普天股份外,全体股东均享有现金选择权。股东可以申报现金选择权,也可以继续持有公司股票,以此维护股东包括异议股东主动选择交易的权利。

  事实上,即使*ST上普不采取主动退市的策略,最终难逃被动退市的风险。选择主动退市,从一定程度保护了投资者的切身利益;对于深陷退市股票的投资者而言,一旦公司步入退市整理期,难逃股票波动的命运。

  情况概述:2月14日,澄星股份因信披违规,被证监会顶格行政处罚60万元,部分高管亦被顶格处罚。

  违规问题上,澄星股份未按规定披露与控股股东及其关联方的非经营性资金往来。其中,2011年关联方资金占用89800万元,关联方提供财务资助4200万元;2012年累计发生关联方资金占用186700万元,关联方提供财务资助10000万元;2013年累计发生资金占用47000万元,关联方提供财务资助57000万元;2014年累计发生资金占用35000万元。

  另外,澄星股份2011年、2012年年报存在虚假记载,主要包括:公司2011年末应收票据虚增9780万元,应付票据虚减20000万元,其他应收款虚减29780万元;2012年末应收票据虚增9513.80万元,应付票据虚减20000万元,其他应收款虚减20000万元,预付账款虚减9513.80万元。

  情况概述:高管增持迟迟未兑现,多名股东打算减持,其中明星赵薇的哥哥赵健作为唐德影视董事,在尚未兑现增持承诺的情况下完成了减持计划。

  2018年7月,包括控股股东、董事长、总经理、财务总监、董事等在内的数名董监高拟在未来六个月内增持合计不低于1亿元的股份,并承诺在增持期间及在增持完成后的六个月内不转让所持股份。2018年12月24日,赵健通过大宗交易减持公司股份120.05万股,占唐德影视总股本的0.30%,并称减持计划已全部实施完毕。

  增持变减持引来关注函。1月4日,深交所下发关注函,要求赵健说明减持是否违反其做出的承诺,是否存在通过披露增持计划炒作股价、损害中小投资者利益的情形。值得一提的是,就在赵健减持当天,赵健前妻陈蓉也以大宗交易方式减持唐德影视约479.95万股,占公司总股本的1.1999%。赵健与陈蓉在2017年因婚姻关系解除已进行财产分割,陈蓉分割后持股比例为4.81%,赵健持股比例为3.2%。

Copyright © 2002-2011 DEDECMS. 织梦科技 版权所有 Power by DedeCms